金融新闻

燃情岁月在湖边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

【我家就在岸上住】

作者:陈龙(苏州新时代文体会展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)

1991年6月的某个下午,一支四五十人的队伍,沿着崎岖小路,向着郊外进发。

这是我们全班同学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次集体活动??野炊。目的地是苏州本地同学挑的,对我来说非常陌生,名字叫:金鸡湖。及至满头大汗,来到湖边,放眼望去,不禁失望之极。眼前的金鸡湖,杂草丛生,东倒西歪地竖着几枝芦苇。湖水,既混又浊,一只野鸭、水鸟也看不见,更别说什么“金鸡”的影子了。两三条水泥船,喘着粗气,冒着黑烟,吃力地向着远方挪去。湖的南侧,一条长堤挡住视线;堤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矮房子,农村出生的我一看便知,一定是一排猪圈。几年后才知道,这条长堤其实很有历史,也有很响亮的名字??“李公堤”。

丑陋归丑陋,却是野炊的最佳场所。我们安营扎寨,埋锅造饭。夜幕降临,围着一堆篝火,大家载歌载舞,热闹非凡。几位调皮的男生,从篝火中抽出燃烧的木棍,当成火炬,举在半空,你追我逐,撒欢撒野。这个不乏创意的举动,让我心生羡慕,一下子金鸡湖的夜亮了许多,这场景也成了多年来我无法泯灭的一份记忆。

毕业后,我留在苏州工作,却很少有机会去金鸡湖。直到2002年底,我应聘来园区工作,才算和她续上了前缘。

开始我从事招校引研,常要向客人介绍园区情况。谈到园区,金鸡湖是绕不开的。业务培训时,老师指着园区规划图问:你们仔细看,金鸡湖在这张图上像什么?这一仔细不要紧,大家就发现了园区城市规划的一个精妙之处:用红色标注的苏州大道,一直延伸到金鸡湖边的东方之门,在图上恰如一支火炬的手柄;而蓝色的金鸡湖水,在这手柄顶部,俨然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!

一座日新月异的新城,骨子里竟然隐藏着一支燃烧的火炬!我猜,其中一定蕴含着设计师对园区成为希望之城、光明之城、未来之城的美好期许。难怪世人公认,好的规划是园区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。每谈及此,我都忍不住要为这设计点赞。

点赞之余,我也常回想起毕业前的那个金鸡湖之夜。同学们大多各奔天涯,唯有我,工作和生活都与这金鸡湖紧紧地连在了一起。机会的偶然,还是命运的必然?我不得而知。但那个晚上,略微拘谨的我,没有和同学们一起举起火炬,确是颇为后悔的一件事。而今天,还是在金鸡湖边,又有一支火炬,在等我??靠近它、点燃它、举起它。情景如出一辙,它没有强求,只是默默地召唤我成为它的一部分??快乐的一部分、激情的一部分、燃烧的一部分……

幸运的是,这一次,我没有让自己失望。几年下来,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一位基本合格的火炬手,尽全力为这座城市增光添热。至于金鸡湖翻天覆地的变化,早已世人皆知,也就不必多说了。

一天,我接到一个任务:拟一条宣传园区的标语。我是学中文的,可能对汉语拼音有天然的敏感性,于是便起草了两句话:“金鸡湖畔搞经济,独墅湖畔好读书”,后来又补了一句“阳澄湖畔宜养生”,算是交差。没曾想,这几句话倒被不少人接受了。只是了解出处的人应该不多。

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发现,这几句话中“以偏概全”之处日渐显露。以“金鸡湖畔搞经济”来说,就是很经不起推敲的。园区最美的地方、游人最多的地方、文化气息最浓的地方在哪里?想必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:“金鸡湖边!”可见,金鸡湖又岂是“经济”两个字所能局限的?

金鸡湖周边经济发达,环境优美,文化艺术氛围也日渐浓厚。李公堤早已成为了闻名遐迩的文化创意街区。湖对面的苏州文化艺术中心里,驻扎着国内一流水准的苏州交响乐团、苏州芭蕾舞团。最近,陈佩斯的苏州大道喜剧院也落户了。这不,我刚陪佩斯老师去了趟江苏第一高楼??国金中心。从95楼俯瞰金鸡湖,佩斯老师说:登高望远,风月无双!而我,看了一眼“熊熊燃烧”的金鸡湖,心里感慨道:“金鸡湖啊,金鸡湖,多少人把青春献给了你!”

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7月05日 10版)